注册
关闭
币市风云

币市风云

发布于 2019-03-09 阅读量 5015

快人一步,掌握币圈资讯!

四面楚歌,留给以太坊的时间不多了?

不管你看不看足球,你一定听过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刘建宏的一句名言:“留给中国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句话简直就是中国球迷的噩梦,每每听到,就意味着 Game Oover,中国队要卷铺盖回家了。

3月8日,由金色财经主办的一场“以太坊生态——冰河时期的发展与未来”分享会在杭州举行,包括像Bibox联合创始人马骥、鱼池CMO李庆飞、Nervos社区经理Ryan、币信 CMO熊越、TokenGazer CEO范宏达等参与分享。

虽然,嘉宾们无不肯定了以太坊的光辉过去,也赞扬了V神在技术层面的探索,但关于以太坊,一种“担忧”和“怒其不争”的感觉笼罩全场。

“留给以太坊的时间不多了。”这或许是这场分享最好的注解。

至暗时刻,ICO遇冷的以太坊还有什么用?

以太坊崛起和 Vitalik Buterin 称神,无疑源于2017年疯狂的ICO,加之世界计算机、区块链 2.0等概念让ETH在2018年1月以1460亿美元的流通市值站上巅峰。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18年ICO黯然失色,ETH也从1506美元跌到126美元。据 TokenGazer 数据分析, 今年2月以太坊 ICO 金额为0.56亿美元,较于去年同期13.3亿美元同比缩水超过95%。悲剧的地方或许在于一发币就破发的以太坊失去了想象力。

相比而言币安旗下的区块链项目募资平台LaunchPad 就火爆很多。年后第一个项目BTT在两个月时间里逆市上涨超过200%,接棒的FET同样在两个月里上涨 超过150%。造富效应之下3月即将上线众筹的Celer Network项目再次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

币安模式逐渐清晰:用 Labs 孵化项目,在币安链发币,然后通过 LaunchPad 平台 ICO,最后由币安交易所完成二级市场流通。活脱脱一个熊市“造星工厂”。这一模式或许很快就会被模仿。3月7日,火币优选上币通道“Huobi Prime”也浮出水面,它将围绕HT为项目提供上币服务。

等于说,不仅是EOS、TRON这类公链在抢占以太坊的ICO市场,这下连交易所也跃跃欲试,不断蚕食以太坊市场。有人揶揄,没了ICO,以太坊还有什么用?

不到50个全节点,中心化的以太坊?

V神在创立以太坊之初就有一个宏大的想法——把以太坊打造成世界计算机,因此,其链上记录了交易事件和状态两种数据,最终的结果就是状态爆炸,以太坊全节点需要记录的链上数据已约有2000G,每天的增量为2-3G。

Nervos 社区经理 Ryan 称,其试图在阿里云上搭建一个全节点,结果数据同步了一个月也没有成功。“现在以太坊全节点只有46个(约2个月前),所有节点数约9000个(包括轻节点)。以太坊到底是不是去中心化?这是状态爆炸带来的后果,V神没有控制好它的状态和上限,存储才是更重要的稀缺资源。”他说。

TokenGazer数据显示,以太坊节点已从2017年的2.5万个降到不足1万,下降斜率每天约20多个。

状态爆炸还能通过状态租赁等技术手段阶段解决,麻烦的是经济激励问题。计算和存储资源不是免费的,但以太坊越来越越庞大的体积需要更多存储资源,恰恰以太坊当前POW模式下的经济激励偏向矿工,而挖矿本身不能直接提供存储和计算资源。

君士坦丁堡分叉后以太坊挖矿收益减少三分之一,虽然从结果看矿机并没有大范围离场,但随着 Grin 等新币种的诞生,公众对以太坊矿工撤离以太坊的顾虑已经存在。倘若接下来节点数量持续下降,留给以太坊的或许只有尴尬。TokenGazerCEO范宏达慨叹。“如果 ETH 2019年不能将 PoS 推上正轨,真的令人担忧。”

世界计算机,V神画的饼?

巴比特论坛2016年就有一个帖子在讨论以太坊挖矿是不是值得,其中一派认为不值得,理由是:“它要升级 Pos 了”。现在是2019年,Pos的影子都没见到,可见以太坊的升级之路有多么坎坷,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在社区迷茫。

3月1日凌晨4点,以太坊在区块高度728万时顺利完成了“君士坦丁堡”和“圣彼得堡”硬分叉升级,乍一看是利好,但市场其实并没有引起太多反响,三番两次放鸽子已经提早消磨了市场的兴趣。

虽然,以太坊有很多亮点,V神也有太多前瞻性理念,可惜交易速度慢、燃料费贵、扩展性差等缺点始终没有解决。而Plasma、分片等技术则一直在讨论,进展缓慢。这给了BM的EOS 和孙宇晨的波场(TRON)机会。2018年下半年DAPP大热,虽然存在虚假繁荣,但后两者在吸引开发者和用户的路上越走越远。对于所有开发者而言,投入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一去不返的时间,以太坊的不确定性就像一个随时会引爆的雷,谁愿意拿它赌未来?

“与比特币的保守稳健不同,以太坊定了一个非常激进的技术线路图,但是它的组织方式是去中心化的,组织能力没有办法调用,不断迭代的这个路比较艰难。”范宏达称,相比而言波场的执行力就强很多,“你必须自己去实现商业化落地,实现生态系统,你不能指望说技术有多么厉害,然后等开发者过来,现在这是不可能的。”

“以太坊想要发展,必须要放下身段跟大家一起抢。”币信CMO熊越补充说。

不仅仅是外患,以太坊的内忧也不少。此前,以太坊Gorli测试网络的发起者Afri Schoedon宣布退出以太坊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而他已经是宣布离开的第7位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了。社区共识、利益分歧等也为当前阶段的以太坊蒙上了一层阴影。

V神和以太坊的敌人:时间

范宏达认为,以太坊有三张王牌,第一,开发者及开发生态,第二,各种各样的加密资产及其流动性和价值存储能力,第三,市场认知和口碑。

“生态、资产,以及本身作为一个价值存储的能力,我自己觉得以太坊做去中心化金融,衍生品是一个看得到的方向。”

Bibox联合创始人马骥认为,以太坊在ICO落幕后,投资属性回落,工具属性回归。接下来,以太坊首先需要实现技术突破,增加应用场景,在提高性能的同时吸引更多开发者,不断丰富生态环境。其次,随着监管趋暖,重新激活数字资产。最后,发展工具属性和投资属性后建立一套独立的价值评定体系。

历史是变化发展的,以太坊当前遭遇的困境或许仅仅是一时的。毕竟,V神手里依然握着一副区块链世界里的顶级扑克牌,他最大的敌人或许是时间,而时间对于所有参与者而言,都是公平的。

  • 0
币市风云
币市风云

快人一步,掌握币圈资讯!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