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闭
币市风云

币市风云

发布于 2018-12-11 阅读量 2539

快人一步,掌握币圈资讯!

“杠杆之王”的万亿生意经

据媒体报道,在加密交易所BitMEX上,过去365天的交易量超过1万亿美元,相当于印尼2017年全年的GDP;过去30天的交易量超过900亿美元。

在这些巨额交易量的背后,成全了一个年仅32岁的亿万富翁——5年前,这位叫亚瑟 · 海耶斯(Arthur Hayes)的年轻人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

亚瑟 · 海耶斯是BitMEX的创始人,这家平台以提供最高100倍杠杆的加密货币期货合约而闻名。

2018年,他租下了全世界最贵的办公室—长江中心第45层,与高盛等世界级金融机构平起平坐。

在向人们贩卖暴富的梦想或者推人坠入深渊的过程中,亚瑟 · 海耶斯和他的伙伴们,成全了自己的发财梦,成为加密货币领域的“杠杆之王”。

“杠杆之王”的万亿生意经

Arthur Hayes

文丨不亮

金融危机后被裁员

和众多渴望暴富的热血青年一样,BitMEX创始人亚瑟 · 海耶斯从小便有华尔街投行梦。

亚瑟出生于美国水牛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在通用汽车工作的工人。曾经,亚瑟考虑过从事房地产行业,但是出于对华尔街的向往,他最后还是选择金融作为人生前进的目标,并顺利被全球排名第一的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录取。

2006 年,他在大一时,来香港进行短暂地学习交流,繁华的东方之珠吸引了他,让他流连忘返。不久后他回到费城,却依旧渴望维多利亚湾的美景,于是第二年他便向香港的12家银行申请了暑期实习,最后去了德意志银行。

亚瑟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伴随着2007年全球牛市的到来,他感觉自己站到了时代风口上,见证了金融繁荣的大爆炸。

2008年6月,22岁的亚瑟顺利从沃顿商学院毕业,随即前往伦敦参加德意志银行的管理培训生计划。

在伦敦金融区边缘的公寓套房内,亚瑟和几十名年轻毕业生经历学生时代最后的洗礼:在六个小时的金融课之后,他们跑去各种酒吧和会所,释放年轻的激情。殊不知,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学生时代最后的疯狂,次贷危机的浪潮即将席卷全球。

亚瑟回忆说,当时还有一个学员因为喝醉而弄断了一根肋骨,而他自己也很享受这样的派对氛围,特别是银行内部“论功行赏”的功利文化,赚钱是唯一目标,没有人会为这个目标感到羞耻,这也符合标准的华尔街文化:贪婪是一种美德。

但也正是华尔街的贪婪,让次贷泡沫逐渐演变成一场全球危机。2008年9月,亚瑟正式成为了德意志银行香港办公室的一名全职员工,在中环的办公室里,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信心。谁也不会预料到,一周之后,这个世界会卸下温柔的伪装,面露狰狞。

2008年9月15日,有着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当亚瑟看到这消息时,他在瘫坐在办公椅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银行业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事实的确如此,随后几年,德意志银行大幅削减奖金,并多次重组其全球交易业务,以此来控制风险。当时在ETF做市商团队工作的亚瑟收入锐减,比他预期的要低起码30%到50%,更可怕的是一轮又一轮的裁员潮袭来,亚瑟当时只有一个目标:“一直活下去。”

2013年初,亚瑟跳槽到了花旗银行,但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5个月后,在花旗银行的裁员潮中,他被裁掉,但是他却没有为此惊慌不安,因为就在一个月以前,他通过网络上的一篇文章认识了比特币。

一个时代落幕了,而新的世界正在萌芽。

往返香港、深圳之间“搬砖”

比特币,这个完全有别于传统金融产品的新事物彻底吸引了他。

被辞后,亚瑟全身心投入比特币交易中,他通过俄罗斯公司ICBIT在分别在现货市场以及期货市场交易比特币。

然而,他那年秋天因为某个市场事件而尝到了一个惨痛教训,那就是他无法从Mt.Gox提取现金。Mt.Gox一家位于日本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4年2月,在85万个比特币被盗后,无力偿还,宣布破产。

长期交易金融衍生品的亚瑟认为购买和持有比特币的做法不仅风险极大,而且相当无趣,这似乎为今后其创建BitMEX埋下了伏笔。

在炒币的过程中,亚瑟兴奋地发现了一条致富之路:比特币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格差距很大,存在套利空间,比如,中国内地交易所的比特币价格比位于香港的Bitfinex多20%。

于是亚瑟开始乐此不疲地在Bitfinex上购买比特币,然后在中国内地的交易所进行售卖赚取价差。

然而,赚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根据中国法律,亚瑟可以将其卖币的钱存入内地的银行账户,但他无法将那些钱汇到香港。于是,他开始乘坐一小时的巴士到深圳的银行,取出所允许的最高提现额2万元,将现金带回香港,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搬砖套利。

就这样,通过一次次的“人肉搬砖”,亚瑟积攒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穿梭在香港与深圳巴士之间的搬砖青年,有一天会成为享誉全球的比特币杠杆之王。

杠杆之王

亚瑟从不掩饰他的野心,从进入德意志银行的那一刻,他的人生目标便没有动摇过——赚钱,赚更多的钱,几千万美金,甚至是几亿美金。

合法地贪婪是一种光荣,这是它在德意志银行学到的第一件事;而第二件事就是交易衍生品比交易现货更加有利可图,衍生品不仅可以应用数十倍的杠杆,还可以在任何方向上进行巨额投注。既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一贫如洗,股票衍生品交易员出身的亚瑟喜欢这样的游戏。

但是这一次,亚瑟并没有走到牌桌前成为赌徒,他选择做一个大赌场,为所有比特币爱好者提供一个高达100倍杠杆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这就是BitMEX。

2014年1月,不再满足于搬砖套利的亚瑟找到了两个创业合伙人: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本·戴罗(Ben Delo),他曾为摩根大通开发高频交易系统;以及来自美国的资深程序员山姆·里德(Samuel Reed), 山姆曾经担任过两家技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三人进行了合理分工,精通金融衍生品的亚瑟担任首席执行官;熟悉高频交易系统的戴罗任首席策略官;有着十几年程序开发经验的山姆担任首席技术官,BitMEX创业铁三角正式形成。

BitMEX被打造成了一个纯期货合约平台,撮合期货合约的买家和卖家,无论加密币走势如何,BitMEX都能保证自己赚钱。

若是比特币,则平台收取0.05%的结算费用,莱特币等其他流动性较低的币种,平台则收取0.25%的结算费用,并且为了绕过银行系统,BitMEX上的所有交易都以比特币结算,不转换为任何法定货币。

同时,亚瑟与戴罗一个天才般的设计,让BitMEX从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平台中脱颖而出,那就是永续掉期合约(perpetual swap),即XBT-USD永续合约。与一般定期合约不同,一般定期合约最终会到期并触发标的资产的交割,而这些永续合约永不终止。它追踪与比特币的美元价格指数,投资者可以在不中断的情况下,长时间做多或做空比特币。

BitMEX成为了全世界所有比特币合约玩家的投机天堂,根据官网数据,其日成交量17亿美元,30日成交量约900亿美元,冠绝全球。最高100倍杠杆放大了投机者的贪欲,只需要1%的波动,要么财富翻倍,要么爆仓出局,不成功,便成仁。   

“杠杆之王”的万亿生意经

用《北京人在纽约》的台词来形容BitMEX再合适不过: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让他去BitMEX开单,因为那里是地狱。

赚钱机器

谁也不知道,亚瑟究竟赚了多少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BitMEX这台24小时不间断运转的造富机器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铺垫了三位创始人财富自由的道路。

据英国媒体报道,BitMEX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本·戴罗成为英国第一位比特币亿万富翁和英国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今年8月,BitMEX斥巨资租下了长江中心第45层,每平方英尺(0.09平方米)花费28.66美元,打破此前26.75美元的记录,一举成为全球最贵办公室。

BitMEX将与美国银行,巴克莱银行,彭博社,高盛集团以及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这些传统金融巨头共同分享长江中心。

2013年亚瑟被花旗银行扫地出门;2018年,他一举拿下全球最贵办公室,和华尔街大银行平起平坐,五年时间,斗转星移,换了人间,银行还是那个银行,比特币却不再是当初那个比特币。

“传统金融业已经从往日的辉煌跌下神坛,剩下的只有市场不景气和裁员的新闻,微弱的波动性和监管当局对投资者一举一动的监控。”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亚瑟骄傲地说:“当人们问我什么进入这个行业?我会反问他们,为什么你还苦逼地在银行上着班?是时候冒险了。”

亚瑟喜欢冒险,更喜欢行情剧烈波动,今年1月份当数字货币市场经历雪崩行情时,亚瑟正在北海道滑雪,那一天,BitMEX处理了超过30亿美元的交易量,并且从中获利。

这才是亚瑟真正想要的, “作为一个交易员,这是我可以想到的最好的事情,在市场崩溃时我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我喜欢这种运动。”

  • 0
币市风云
币市风云

快人一步,掌握币圈资讯!

0 条评论